松琥

一只脑洞无限大的咸鱼。
长期接稿。
微博@可以说是十分欧了

打完新章后迷恋武则天兴致勃勃去卡池浪了一发十连,却不小心歪出了山鲁佐德,知道她不强于是很朋友抱怨了很久。

但越是思考越觉得感动和炽热。

“双方都达成共识的话才能签订契约。”
换言之,得到了英灵的认可与喜爱才有可能抽到吧。

山鲁佐德那么怕死的女人,明知道被我(菜鸡)召唤,会不停地经历战斗,会有无数次的她所惧怕死亡在等待着她。死去,重开,复活,循环往复。她为了不要死而特意练习了美丽的下跪姿势来向敌人求饶。不得不战斗的时候为难的与我抗衡。只是达成自己微小的误入歧途的愿望。

所谓“死亡的恐惧”可以被“生的意义”所打败,快乐地活下去是对死的嘲讽和蔑视。

谢谢你选择了我,山鲁佐德。

一起战斗吧。

有master在的话,死亡也不是什么恐怖的事情哦。

终于放假了!我要写文写文写文!不要怠惰了!

【旧剑咕哒♂】愚者与爱情

自娱自乐的产物
含年龄操作,注意避雷
微旧莫咕哒♂

01

莫德雷德·潘德拉贡有一个名义上的“弟弟”。

每次想到那个家伙,莫德雷德都咬紧牙关,恨不得一拳把他揍飞成天边的流星。

他有两重身份,既是莫德雷德想啖其血肉的小杂种,又是亚瑟·潘德拉贡乖巧甜蜜的小宝贝。

而被莫德雷德仇视的少年——藤丸立香,正依偎在自己养父的怀里,听他讲无聊的勇者传说,权作一点睡前的催化剂。

藤丸立香还处于孩童向少年的过渡期,东方人的外表使他更是看着比同龄人还要稚嫩许多。他穿着宽松的白色睡裙,沐浴后整个人又香又软,带着信赖又天真的神情看着亚瑟。亚瑟心中升腾起无限爱怜的心绪,藤丸立香的出现大大补足了他慈父的妄想,也使他遗忘了那个污秽的的忤逆子莫德雷德,以及他失败的、为之痛恨的“婚姻”。

“晚安,立香。”亚瑟以手指挑开立香的额发,印上一个轻柔的晚安吻。

立香缩在被子里,还睁大了眼睛看他,蓝色的眸子里都是留恋。亚瑟又笑着吻了吻立香的眼皮。“抱歉,今天还有一些工作要处理,没办法陪你睡觉了。”

藤丸立香果然很乖,听他这么说,忙道:“爸爸处理工作!爸爸晚安!”

亚瑟满意地为他关上了房门。

收养藤丸立香是个完全的巧合。亚瑟·潘德拉贡打算建立一个儿童公益基金,树立卡美洛公司的正面形象。手下的人几番考察,最终敲定了一家名叫“迦勒底”的福利院。亚瑟的关心可以给予除了自己的蠢儿子莫德雷德的任何一个人,他于是亲自驱车到迦勒底,决定看看这家福利院是否有资格接受资助。

迦勒底的院长热情接待了亚瑟,亚瑟在会客室里西装板正,礼数周全,心中却隐隐有些放弃合作的意思。没想到他刚一起念头,狡猾的院长就出动了他们的秘密武器。


会客室的门突然掀开条小缝,一个男孩端着刚烤好的饼干,面粉和霜糖的甜气挟裹着男孩向他们靠拢。他把托盘放在亚瑟和院长之间,不再出去,而是温顺地站在院长身边,好奇地打量英俊的来访者。



院长拍拍立香的脑袋,向他介绍道:“这位是亚瑟先生,来谈谈关于资助我们的事情。”本来连合作意向都有些虚无缥缈的事突然被院长歪曲得板上钉钉,亚瑟还来不及出言反驳,立香柔软腻耳的问好已撞到亚瑟面前:“亚瑟先生,您好!”


“你好。”亚瑟温和地看着立香,有理由相信自己看到的是天使。他皮肤白皙,头发是棕黑色,发质很软,眼睛却是蓝色。亚瑟觉得这颜色不太一般,好像装着所有无云的蓝天和澄澈的湖水。


院长向亚瑟介绍藤丸立香,并解释他来自东方,被无能的父母遗弃在了异国的街上,偶然路过的修士救下他并送到了福利院。立香在迦勒底很受喜爱,院长和老师也希望能为立香找到一个很好的抚养人。


亚瑟听完院长的絮叨,向他展现了一个谦和,又有些势在必得的微笑:“或许我可以成为立香的抚养人。”


立香就这么坐上了回亚瑟家的车,卡美洛公司和迦勒底的合作也终于落实在了纸上。


立香不过才到了潘德拉贡的府邸一个多月,就已经俘获了亚瑟的全部心神。莫德雷德当时正在相隔万里的城市念书,听说亚瑟为自己领养了一个“弟弟”回来,当即冷笑一声,把手边的东西砸了个稀巴烂,连夜坐飞机赶回老宅,势必要亲自去把亚瑟带回来的小杂种打出去。


他回去的时候亚瑟恰好去邻市出差,莫德雷德一进家门便觉得有股难言的乳臭味,心里狂躁得很,只想赶紧抓住小兔崽子一顿暴打。


藤丸立香浑然不知大难临头,还在花园里拍皮球玩。皮球叮当作响,滚来滚去,立香正要去追,却见一双长腿,抬脚把自己的皮球踢得老远。


他于是抬头看向来人,是个陌生的少年,长着金色的头发,碧蓝的眼睛,和亚瑟有几分相像的俊秀脸庞。立香也听仆人说过的不少传闻,立刻判断出了莫德雷德的身份,很是快活地唤他:“哥哥。”


莫德雷德听了脸色一变,一巴掌已经呼到立香脸边了,却被一股大力制住,动弹不得。莫德雷德瞪着从天而降的几个黑西装保镖,怒道:“都滚开!”


保镖都是亚瑟亲信,接过不知多少莫德雷德的拳头,面不改色,铁钳一般把莫德雷德牢牢钉在原地:“请莫德雷德少爷不要叫我们为难。”


“我去你妈的……”莫德雷德嘴上骂骂咧咧,不停挣扎,“拿开你的狗爪子!你算个什么东西?”


立香第一次见到他美丽外表下丑恶的面目,吓得僵在原地,只想赶紧投进亚瑟温暖的怀抱,却想起来亚瑟不在家。


照顾他的保姆匆匆赶来把他带走,莫德雷德被保镖强制扔进小礼堂禁闭,就像他以前无数次犯错后那样。

tbc





啊啊啊啊啊我楚路发糖了!!他们真好!!噫呜呜噫!!我他妈激情产出!!
我爱他们!

毫无防备地留下来老父亲的泪水.jpg

【轰出】雪月

大将军之子轰x小倌久

01

游人如织,灯火如昼。

花街在夜晚才真正热闹起来,陪酒女的笑声,还有隐隐传来的艺妓的琴声,揭开花街纸醉金迷的面纱。连空气都沾染着香氛变得暖昧湿热,足叫人纵情声色,流连忘返。

轰焦冻难得参与一次富家公子间的聚会,却被带到这种风月场所,脸色也有些阴沉下来。要是早年他为了给混蛋老爹添麻烦,定会直接甩袖走人,不留半分情面;但如今政局颇有些动荡,盯着轰家的各方势力都蠢蠢欲动,轰焦冻只好忍了,瘫着张俊脸跟在一群人后面。


一群少爷嘻嘻哈哈的,向每家妓馆门口接待的女孩又是喊话又是抛媚眼,好不快活,几个爱玩的勾肩搭背,头靠在一团叽里咕噜几句,爆发出一阵促狭的大笑,引着大家向最繁华的地界走。

鹤居处着最好的地段,装潢清雅,却是真正的做的皮肉生意,原因无他,这里面没有莺声燕语的艺妓,没有姿态惑人的舞姬。而是成群的面目或清秀或媚气的少年。少年的身体像挺拔青涩的竹,与软香温玉比起来差距颇大,却正好适了达官贵人们的胃口,小倌馆一时盛行,风头竟隐隐有些压过妓馆的趋势。

老鸨眼睛毒辣,远远看见这群人,衣着光鲜,端得是副锦衣玉食, 非富即贵的样子,招呼着手下最乖巧的男孩子把人迎进来。轰焦冻今天着一身玄色和服,还镶着暗金色的云纹,一张脸清俊冷漠,贵气逼人,在场的小倌无不频频看他。

富家子弟们推杯换盏,划拳敬酒,醉态朦胧地搂着眉目秀丽的男孩子,一副丑态毕露,色欲熏心的样子轰焦冻看了就心生厌恶,他挡开又一个想靠在他怀里给他敬酒的小倌,整理了下前襟,打算不顾大家面子直接走了。老鸨不愿放走贵客,忙推了一旁有些木纳的男孩,示意他上前伺候。

绿谷出久被推一下还有点愣神,快步上前跪坐在轰焦冻身边。轰焦冻正想叫他走开,绿谷出久却比他先开了口:“我看少爷不喝酒,不如来点茶?“绿谷出久生了一张娃娃脸,眼睛又大又亮,眼巴巴地看着轰焦冻,生怕他拒绝。轰焦冻和他一对视,突然说不出什么重话,只得点头。

绿谷泡茶的手法极好,虽不如女子柔美,但也赏心悦目。指尖灵活地翻来翻去,很快泡好一壶,茶香四溢,双手端了一杯呈给轰焦冻。轰焦冻接过却不喝,也不像之前对其他人一样把绿谷赶走,任他呆在自己身边。绿谷像只小绵羊般跪坐着,一双手无处安放,揪着浴衣的下摆,不时抬头看轰焦冻一眼,又飞快低下去。


酒席一散,纨绔们各自抱着一个小倌进了包间“行事”。少年们冲着轰焦冻投来目光,一副愿为君献身的样子,轰焦冻心中大感不妙,拉起身边快缩成一团的绿谷进了最近的房间,用力将门一关。


绿谷出久误会了他的意思,脸上红成一片,指尖都发着颤,去解自己的衣服,几次打滑,竟没能解开,还反把衣领揉皱了。轰焦冻发现他的动作,做了个制止的手势:“不用。“绿谷出久的脸于是涨得更红。

轰心中一动,问他:“你几岁了?”

“十六。” 绿谷老实回答,他甚至连嗓音也温润可爱。

轰比绿谷大两岁,他打量了一下绿谷瘦弱的身体,情不自禁皱了下眉。

绿谷便主动解释道:“我是流落到这里的,桑妈妈收了我做义子,没让我受过委屈。”轰焦冻暗想桑妈妈应该就是那名浓妆艳抹的老鸨,看绿谷确实是一点不懂接客技巧的样子,信了他的话。


“不过,”绿谷话锋一转,“桑妈妈打算近期就把我的……卖出去。”绿谷的表情有些局促和难堪,“鹤居不养闲人。桑妈妈说她做了半辈子的皮肉生意,希望我学会用身体还她的养育之恩。”


轰焦冻的表情很冷硬,好像根本没把绿谷的话听进去。

绿谷等了一会儿,见他没反应,便很失望地低下头,眼里希望的光全消失了。

隔问突然传来一声毫不压抑的声音。还夹杂着“好爽”、“少爷真厉害”的淫言秽语。轰闭了闭眼睛,脑中唯一的想法是释放个性把整个鹤居冻起来,让他们把情欲的味道收一收。 绿谷的表情倒是非常镇定,他小时候常伴着叫丨床声入睡,早就不足为奇。


轰动动手指,指尖弹出点冰渣,蓦然把丝楠木桌冻上了。他突然发动个性,把绿谷吓了一跳,但很快就换上崇拜兴奋的表情:“您的个性好强!”


轰焦冻不觉得自己强在哪里,毕竟他连轰炎司都打不过。他站起身,问绿谷:“你赎身费多少?“绿谷的眼神一下子活了,像看救星一般看着他,说了个数字。


轰焦冻点头,这个数字对轰家的财力来讲算不得什么:“看不出来你值这么多。”


"我....”绿谷想与他争辩,又想到自己确实值不起, 只好闭口不言。

“走吧。”轰焦冻站起来,“以后你就是我的仆人了。”

tbc




管不住手单抽一发,居然出了孔明老师……突然两宝,不知所措
我明明是奔着玉藻前去的
谢谢孔明老师爱我!
噫呜呜噫.jpg

情之所至

为了庆祝自己抽到旧剑!!他有那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么好!!!爱他!

亚瑟.潘德拉贡停下脚步,看向急忙躲在墙角后面的少年:"御主,您为何一直跟着我?"

藤丸立香红着脸从墙后出来,带着尴尬的表情,说:"王,我只是想确认一件事情。"

亚瑟翡翠色的眼睛含着温柔和鼓励,直直地看着立香。

"是什么事呢?"

"我、我只是……"少年的唇舌突然笨拙起来,"我只是想确认您是不是真的来了。我从很早之前就开始期待您的到来,期间也充满了犹豫和迷茫,毕竟沉船真的太可怕了!"

他又深吸一口气道:"我没想到您居然真的回应了我的召唤。前几天每个晚上我都梦见我召唤出了您,可是醒来后更觉得空虚和害怕。现在在我眼前的您,也会是梦吗?"

亚瑟笑了起来,他的笑容英气,带着老派的绅士风度,活脱脱的白马王子,令人心动的帅哥。

"御主,不要担心,我现在就站在你的眼前。"

他握住立香的手,微微俯身在他手背的令咒上落下一吻,"我就在你身边。"

暧昧的气氛太燥热了,熏红了立香的脸,他结结巴巴的对亚瑟说谢谢,也忘了收回自己的手。

亚瑟的拇指在立香的手背上轻轻摩挲,看他蓬松的黑发,还有发间露出的红红的耳朵。亚瑟明白了,他的御主很纯情,但少年的青涩感正是最令人炫目着迷的。

"御主,与我一同接受召唤的还有一位berserker和一位ruler?"

"没错,是天草先生和狂王,同样也是我期待已久的英灵……"说到这里,立香小心翼翼地抬眸看了一眼亚瑟,"我也非常喜欢他们。希望王您不会因为我这样的发言觉得我太过三心二意。"

亚瑟放开了立香的手,他的笑容依然是温和谦逊的,好像太阳的光辉全被揉碎了,散进他的笑容里。

"不会。"亚瑟说,"御主你很可爱,他们愿意接受召唤也是情之所至。"

"谢谢您这么说……"立香摸摸后颈,"这种事我没什么自信啦哈哈。"

"御主,我在想一件事情。"亚瑟突然开口。

"诶?"

"如果我现在吻你,你会不会生气?"

"诶诶诶诶诶诶诶???"立香发出一连串带着惊吓的怪叫,他怀疑自己抽到了假的亚瑟。

亚瑟双手轻柔的捧住立香的脸,与他对视。

刹那间,翡翠石沉进深邃的海。

立香的嘴唇软而凉,亚瑟与他嘴唇相贴,还不忘认真地看立香的反应。

立香脸红得快炸了,他的整个视野里都是亚瑟那张俊秀的脸,他朝思暮想的、疯狂积攒圣晶石的脸。

"王、王啊……"立香从喉咙深处挤出点声音。

亚瑟与他额头相抵,专注地凝视着他,做出一副细听的表情。

"这也是您的情之所至吗?"

"嗯。"

卧槽真的信计拉奶,三十连就出了旧剑,天草和狂王,今年的运气全耗在这三个男人身上了!前几天一直在犹豫到底抽谁的池子,他们居然一起来了!!我真的爱你们一辈子!虽然我是萌新,又很废又不会肝!但这份爱是不会变的!我会努力把你们养起来的!谢谢你们在我生日前两天来!我可以听到你们的生日语音了!

卧槽今天过年吧!我想要的男人全都来了!!

啊啊啊啊啊啊啊旧剑我爱你!第一发单抽就出货了!这是我最接近欧洲的一次了!!!我会对你好的!!谢谢你来我迦勒底!!